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文化

她覺得,建筑師不能再為珠三角不合理的城市化做“幫兇”了

胡瑩 2016-01-26 01:21:48

其實不僅僅是珠三角,還要更多在急速城市化中推進的城市。這是一個復雜的過程,而來自建筑師的反思僅僅是其中一環。

過去兩個月,建筑師劉珩有了個難得的機會來打量自己腳下的這片土地。

2015 年 12 月 1 日,第六屆深港城市\建筑雙城雙年展(以下簡稱“深雙展”)開幕。這場歷時三個月的展覽被放在了深圳蛇口碼頭附近的大成面粉廠,探討的是珠三角城市化發展。劉珩是四位主策展人中唯一一位中國人。

劉珩是土生土長的廣州人,2004 年在廣州南沙和香港創立了南沙原創建筑工作室, 2009 年底又在深圳開設了工作室。美國留學歸來后,她平日工作在深圳,又在香港中文大學教書、居住,不斷游走在珠三角各城市,對這一地區的急速城市化感觸極深。

同時,她又以建筑師的身份參與到這一波城市化浪潮中,推動著這個過程前行,結果就是,那么多建筑師為未來創造了很多建筑物,但卻沒有創造一種合理或是公平的生活方式。劉珩覺得,自己是個“幫兇”。

以深圳為核心的珠三角區域,確實就是過去三十年中國城市化進程中的典型樣本。在建筑圈里,荷蘭建筑師庫哈斯(他也是央視新總部“大褲衩”的設計者)在 1996 年第一次把“珠三角”帶入了國際建筑視野,他開始研究這個以深圳為核心、聯系港澳粵的城市群落。在 2000 年,這個群落的城市化水平就已經達到了 50 %。

2002 年,庫哈斯和他的研究團隊出版了 720 頁的珠三角城市發展報告《大躍進(Great Leap Forward)》,探討珠三角地區發展急劇的都市現況,稱其是全球少見的發展城市模式。在世界各地講學時,庫哈斯總喜歡拿珠三角舉例,“這里每年都會新增 500 平方公里的城市面積。這相當于什么?相當于每年增加兩個巴黎。”

《大躍進》《大躍進》

在這一點上,珠三角確實很特別。這個被認為最早受惠于“改革開放”政策的地區,同時也有種被強制城市化的感覺。以深圳為代表的珠三角城市接納了百萬新城市居民的涌入,以香港為模板,開發大型超級街區。這屆深雙展期間,Studio-X 與 Jeffrey Johnson 等人組成的策展團隊就帶來了一組關于「珠三角的超級街區城市化」的展覽,希望通過將超級街區重新定義為試驗和發明的實驗室,探索和發現城市發展的其他模式。

1

珠三角的超級街區城市化珠三角的超級街區城市化

當包括庫哈斯在內的建筑師開始關注這片區域的城市化發展,都市實踐建筑事務所主持建筑師王輝認為,“人們更清楚地意識到,建筑學已經成為制造利潤的工具,因此,建筑的首要功能已不再是服務人的生活需求。”

劉珩有相近的體會。碩士畢業后在國外工作的她因為廣州南沙開發的契機,受霍英東集團邀請,回到了中國。1995 年的廣州南沙區猶如一張白紙,亦是建筑師最好的試驗田。當時她參與做了不少項目,比如南沙世貿中心大廈,南沙大酒店健康中心等。但回頭一想,這些建筑跟人的生活并沒有太多關系,可能只是滿足開發商和政府的面子工程。它到底能夠給這個城市帶來什么積極的東西呢?沒有。

2008 年,為了重新研究建筑和城市、和人之間的關系,劉珩回到美國去哈佛修讀博士,過去,她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拿到了碩士學位。劉珩想要讓自己的工作與人的生活、生活方式發生關系,“不然建筑師就變成了自娛自樂,甚至是一種自戀的狀態。”

劉珩在哈佛認識了庫哈斯。這位知名的建筑師曾在《癲狂的紐約》中提出建議,建筑師應該在無形中持續施加對城市生活控制的力度。劉珩理清了思路。什么樣的城市空間才是大家覺得能夠相融或是感到有幸福感的空間?劉珩覺得《清明上河圖》是個不錯的例子,圖片所展現的生活大都是在室外空間產生的。

但“本地人”劉珩和“外來者”庫哈斯看待這個問題的視角有些不同。在與劉珩的一次對談中,庫哈斯坦言自己對珠三角的經濟和產業都不了解,劉珩了解這些,但她更在意的是經濟和產業如何對人們的生活產生了影響,人們在這里的生活方式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回國后,劉珩和庫哈斯在廣州時代美術館項目上有了一次合作實驗。

最初的情況是,開發商已辟出一塊空地為美術館留用,但庫哈斯在實地考察了半小時后就否定了這一計劃:這里為什么要做美術館?要做的話為什么要按一般模式做?“我們當時有這樣一個考慮,這個省級美術館不必給人家高大上的感覺,不應該鼓勵市民以一個仰視的觀念進入這個美術館。”劉珩說。

兩人決定把美術館植入居民小區。他們通過把美術館 3000 平方米的公共空間分散,再嵌入到居住建筑的不同層面上,相當于把美術館與住宅做了整合。公共空間與日常空間可以實現組合運用,這差不多是一個例證。

組合形式從地下停車場便展開了。藝術作品貯存、藝術創作工作間被安置在一個狹長帶形空間里,人們在停車取車時就可看到藝術在發生。來到第一層,臨街入口有咖啡店和書店,近 8 米高的大堂也被作為公共活動場所和展館的一部分。藝術品在電梯口展出,上升至 14 樓,是供藝術家使用的工作室。在 18 樓天臺之上,庫哈斯和劉珩加建了一層展廳,人們在玻璃走廊和開放天臺就可以看到街景。

1

1

如果社區居民上下班經過這個空間時,會對此產生興趣,愿意參與進去,劉珩認為這個設計就成功了。這種平民化的策略很快就得到了回饋。劉珩說,現在每兩個月,時代美術館都會有大型的國際展覽,但同時,社區居民也會在這里展覽孩子們的作品。

1

時代美術館時代美術館

2013 年,劉珩參與了深雙展浮法玻璃廠改造的主入口項目。當時深雙展的創意總監奧雷·伯曼首先提出了老廠房改造的做法,將展覽從普通的展館搬了出來。最終,原本被指定拆除的舊倉庫被保留,在原來框架混凝土的老建筑上加入了新的輕型鋼結構柱,并自然地順接了獨特的煙囪體型。展覽結束后,這里成了一個集教育、創意公園、舞臺、會展廳的多功能空間。奧雷·伯曼對這座城市表達了贊賞,稱它“不只對新的價值保持開發的態度,也愿意在貌似破舊的事物里發掘它潛在的、傳統的價值。”

浮法玻璃廠主入口改造浮法玻璃廠主入口改造

劉珩擔任主策展人的本屆深雙展,談論的正是這樣一個命題。要在這個年輕的城市談遺產保護,看似有不妥。但在經過 35 年快速發展和粗放建設后,那些大量的、達不到各級文物保護名單的老舊建筑空間卻成為了這里最典型的遺產。當深圳城市化擴張的腳步開始放緩,這些老舊建筑空間遺產的更新、再次開發很難回避。

建筑師馬清運在《大躍進》研究項目中給庫哈斯幫過不少忙,并以此建立了對珠三角問題的看法。馬清運說,他開始理解,如果城市發展遇到了問題,克服問題繼續往前走可能不是最好的辦法,如果回過頭來把以前那些不好的東西還原,和現在的并齊,再往前走,可能就是一個新的方向。

這里過去善以速度起高樓,但卻鮮有站在歷史角度的自信。深雙展本屆的主題“城市原點”,想要探索的就是重新認識和評估深圳的新舊歷史遺產。兩年前深雙展改造蛇口浮法玻璃廠,其改造后展館本身就陳列了工業遺產更新的各種可能性,才導致政府與開發商決定將玻璃廠留存下來。

它給城市的管理者做出了不錯的示范。這一屆的蛇口大成面粉廠也是一處舊工業時代的廢墟。展覽結束后,大成面粉廠會置身于未來蛇口太子灣的總體規劃中。根據深圳城市布局規劃,太子灣整個片區正好處于深圳新區和舊工業區之間的轉換地帶,建成后,它將成為國際郵輪母港與港澳客輪碼頭。與其一齊納入規劃的還有濱海休閑岸線,包括藝術館、音樂廳、海濱藝術廣場以及歷史碼頭岸線等,而大成面粉廠可能會成為一個文創產業園區。

1

蛇口大成面粉廠蛇口大成面粉廠

劉珩兒時成長在廣州東山新河浦一帶,那里老建筑保存得較完好,又有活氣,是廣州慢生活節奏的寫照。許多街坊店鋪一開多年,有情感依戀,街巷內還有人吆喝,收賣東西,賣姜糖的人騎著單車穿越居住區。這種生活感強烈的環境也給了劉珩很多啟發。第一屆深雙展,劉珩曾設計過一個藝術裝置「涼茶城市」,它看起來就像個游泳池,舉辦地深圳市民中心是個帶有北方建筑風格的龐然大物,如此巨大的空間就擺在那里浪費著,而劉珩希望植入這一小裝置去打破這個公共空間的一些特定意義,納入南方更加生活化的語境,幫助大家在這里冷卻、降溫。

劉珩覺得深圳依舊是年輕的,像一張白紙,沒有厚度,“它是 10 歲小孩,有一種活力,有一種未來。”?

? ?

圖片來自 深雙展OMA 建筑事務所南沙原創建筑工作室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福彩3d漏洞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