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智能

BBC 紀錄片原著,倫敦自然博物館是如何運行的?

曾夢龍2019-10-11 15:01:37

“未來,博物館會過時嗎?它們是否也會成為博物館中的藏品?當世界上的知識都在我們指尖的互聯網上,我們真的還需要博物館嗎?”

《生命的博物館》

內容簡介

與 BBC 的六集同名紀錄片相呼應,《生命的博物館》為倫敦自然博物館提供了一個獨特視角來一窺其工作。本書得以調查博物館生活的很多方面——打開保險庫一探究竟、解讀頂級科學家發表的評述、探訪揭秘展廳的公共區域,還講述了博物館如何保養、研究和添加收藏品,以及它們為什么是有價值的資源。讓我們跟著博物館科學家去看看實驗室和野外的日常工作,觀摩他們如何保護自然界、為自然生物編目,見識他們如何解決在農業、醫藥和法醫學等領域的全球性問題。讓我們跟著植物學家一起探尋起源于西班牙的英國藍鈴花,追尋博物館專家如何在烏干達治療疾病,了解如何為一具 100 歲、長 26 米的恐龍骨架進行大掃除。當然了,在工作中我們還可沿途欣賞博物館的珍藏。

作者簡介

史蒂芬·帕克是一名從事自然、生物、技術和科學領域的作家、編輯和顧問,曾撰寫超過 250 本書籍。他如今在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工作,也是一位倫敦動物學會的高級科學家。

書籍摘錄

第六章 生命的未來(節選)

未來,博物館會過時嗎?它們是否也會成為博物館中的藏品?當世界上的知識都在我們指尖的互聯網上,我們真的還需要博物館嗎?作為一個關乎所有生命的巨大知識庫,倫敦自然博物館正在不斷地發展,以面對未來的挑戰。展望未來,你必須站在過去的基礎上重新起航。

毛里求斯島以其熱帶氣候、美麗的海灘、旅游設施和迷人的風土人情,當然還有渡渡鳥的消失而聞名。在世界各地,幾乎每天都有動植物物種被加入瀕危物種名單之中。渡渡鳥已經成了“物種滅絕”的一個象征。解決的方法就是要致力于環境保護,挽救動物和植物,以及在全世界范圍內提高搶救和恢復自然棲息地的公眾意識。

歐洲人第一次踏上毛里求斯是 1598 年,更大規模的定居則始 17 世紀 30 年代。毛里求斯島位于馬達加斯加以東 900 千米處的印度洋之中,約 65 千米長, 45 千米寬,面積稍稍大于 2000 平方千米。它曾經一度為黑檀森林所覆蓋,森林里還有棕櫚樹和其他一些原始植被。得益于合適的面積和相對的隔離環境,毛里求斯有很大比例的地方特有種——它們只生存于此,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沒有。很久很久以前,先鋒動物和植物就已經到達了這個從海底浮出水面不久的火山島,然后進行演化以適應島上獨特的生存環境。同樣的島嶼定居過程和與之相伴的獨特生命形式的演化過程,在世界各地都有重復發生,正如查爾斯·達爾文在加拉帕戈斯群島所看到的一樣。

自從人類定居以后,毛里求斯的生境被徹底改變了。許多原來樹木繁茂的地區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甘蔗和其他作物的單一種植。引進物種,如田鼠、家鼠、狗、貓、豬和食蟹獼猴也隨之而來,野生動物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歐洲人到達以前,除了空中的蝙蝠,如本地特有的毛里求斯飛狐或果蝠,和各種各樣的海洋哺乳動物,如海岸附近的鯨魚,在毛里求斯并沒有其他的陸生哺乳動物。最大的食草動物和食葉動物是一或兩種巨型陸龜,但它們和渡渡鳥一樣,早就滅絕了。

重新野化(REWILDING)

在毛里求斯,有多個環保項目正在處理“重新野化”的問題,試圖恢復本土的植物群和動物群面貌。當然,渡渡鳥是再也回不來了,至少以今天的技術是不行的。但是,當地的樹種已經被種植到了保護區中,為動物們的回歸和繁殖創造了條件。

要重新野化,我們當然需要知道原本的野生環境是怎么樣的。在歐洲人入侵之前,幾乎沒有被保留下來的關于自然平衡的記錄。然而,如前所述的古生態學,正在幫助倫敦自然博物館的專家們弄清楚,在這座島嶼上的哪些地方曾經生活過哪些物種。古生態學關注的是很久之前的物種范圍,以及物種彼此之間、生物物種與環境之間是如何相互作用的。每一個物種在自然界中都扮演著一定的角色,或者說發揮著特定的功能,這就叫作物種自身的生態位。

馬里松是一塊小小的沼澤地,人們在這里進行了發掘,尋找保存下來的動植物殘骸,從細微的花粉粒到巨型陸龜的骨和殼。從泥濘的地面挖下去,會暴露出一些東西的斷面,其中包括一些樹的碎塊,尤其是一些骨頭的斷面。此地近期的驚人發現是 7000 多件骨頭,其中數百件是渡渡鳥的,這些骨頭已經被保存了超過 4000 年。這些渡渡鳥的殘骸涵蓋了其身體的大多數部位,從喙到腳,既有幼年個體也有成年個體。它們將幫助科學家們修正對其外貌的認識,使其傳統上被描繪成的圓胖、短粗的形象朝著更準確的苗條、纖細的方向轉變。

戰時疏散者(WARTIME EVACUEES)

對自然環境的保護工作不僅在毛里求斯得到了積極推行,在全世界其他數百個地方亦是如此。這些保護工作旨在為所有受到威脅的物種提供一個未來,要達到這一目的,需要在很大程度上參考已經消失了的過去。倫敦自然博物館海量的動植物收藏與記錄就能夠為之提供參照,據此,物種的各個因素都可以進行估量,從其身體特征到分布范圍,再到各式各樣的品種,以及喜好的棲息地和食物等。

對這項工作來說,至關重要的是模式標本或稱正型標本,即用來定義一個物種或者其他分類群的個體。通常,模式標本是最早被描述和鑒定的標本之一,有正式的科學報告指明它獨有的特征,以及它所代表的新物種是如何區別于相似的已知物種。我們也許會想,模式標本應該代表了整個物種,但情況并非總是如此。因為它通常只是一個早期發現,在更多的個體被采集和分析以前,生物學家們并不知道它是不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20 世紀 30 年代晚期,第二次世界大戰一觸即發,為避免遭到轟炸毀壞,人們制訂了將博物館中的部分收藏疏散出倫敦的計劃。擺在首要位置的就是那些玻璃瓶瓶罐罐模式標本——那些被保存在酒精和其他液體中的標本。除了科學上的無價以外,如此大量的可燃液體若是遭到敵人的襲擊定會發生大爆炸。博物館的建筑可以重建,但是模式標本卻是無可替代的。

在采石場(AT THE QUARRY)

位于特靈的自然博物館是倫敦自然博物館主要的存儲基地之一,但它不可能容納所有的標本。通過調查,博物館在距南肯辛頓約 32 公里的薩里郡戈德斯通村附近找到了一個廢棄的采石場,可以作為一個合適的地點來保存易燃的酒精浸制收藏。 1941 年底,超過 25 000 件的酒精浸制瓶裝標本和其他重要的標本一起,被打包裝進 900 個用木屑填充的箱子,然后被運送到采石場深入地表以下 60 米的隧道和洞穴網絡之中。

即便是這樣巨大數量的標本,也僅占全部酒精浸制收藏的百分之五,但是人們不得不做出這樣艱難的抉擇。其他大城市的博物館,例如位于南肯辛頓的相鄰的英國科學博物館及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出于安全考慮也將館中最珍貴的展品和收藏轉移了。在采石場,盛放酒精浸制標本的箱子被三層高疊放于木質托盤上,安全穩固。這并不是隧道內最好的位置,因為酒商們已經將他們的酒瓶碼放在了最保險的區域。現在,標本們算是擺脫了一種形式的威脅,但幾乎同時,另一種威脅卻出現了。隧道內悶熱潮濕,也不通風。各種真菌開始在箱子和托盤的木頭上、填充用的木屑里,甚至是標本的標簽上生長。如前文所述,標簽承載了標本的所有信息,若沒有標簽,這件標本就幾乎沒有什么用處。一組工作人員開始用防腐漆粉刷木頭和標簽,但這些人很快就在惡劣的條件下病倒了,真菌則繼續肆虐。必須果斷采取行動了!

攝于1943 年2 月,倫敦自然博物館的一個戰時秘密存放點就是薩里郡的一個隧道和洞穴的網絡。圖中,亞歷克·弗雷澤·布倫納正在檢查超過25 000 件浸于酒精保存的標本的霉變狀況。來自:《生命的博物館》

這塊10 厘米的石頭,是最著名的隕石之一——阿連德碳質球粒隕石的一部分。它的部分表面被黑玉色的熔殼所覆蓋,這是它在進入大氣層時與空氣摩擦所形成的高溫造成的。來自:《生命的博物館》

生命的起源(ORIGINS OF LIFE)

倫敦自然博物館的礦物學收藏包含數十億顆“寶石”。但是它們很微小,嵌在一些存在時間最長的物體—— 隕石中。這些隕石來自小行星、月球和火星,并且在到達地球表面以前,壯觀的流星是它們穿越大氣層旅行的信號。實際上,隕石是來自太陽系——太陽、太陽的行星以及行星的衛星——形成時期的材料樣本。隕石研究有時也被稱為實驗室中的天文學。

使用通過放射性衰變所產生的元素形式(同位素)為隕石測定年代,結果顯示很多隕石形成于大約 46 億年前,這已經成為公認的太陽系的年齡。

球粒隕石是石質隕石,它們中的一些被稱為碳質球粒隕石,富含了生命的基本化學元素—— 碳、氧、氫、氮。事實上,其中有些含有叫作氨基酸的化學分子,氨基酸是構建蛋白質的基本原料,而蛋白質是所有活體組織中至關重要的組成部分。已知最大的碳質球粒隕石是有小汽車那么大的阿連德隕石。它于 1969 年落在墨西哥的奇瓦瓦地區。在它于大氣層中飛行期間,大塊隕石破碎成了數以千計的阿連德石。很久很久以前,阿連德隕石誕生于氣體和塵埃的星盤中,太陽和行星們也同樣誕生于此。實際上,阿連德隕石的一些部分(成分)有可能形成得甚至比太陽系本身還要早。它含有多種礦物的痕跡,例如來自遙遠空間、可能從恒星或超新星的爆炸中逃逸而出的鉆石。

倫敦自然博物館中一系列的研究,是要看看這些隕石是否有可能轟擊了早期的地球并在此星球上播下了生命的種子,或者至少是現成的生命初期形式。如果在地球上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那么在其他星球上是否也發生過呢?未來,來自隕石的新線索可能會揭示我們太陽系中生命的起源。

未來的博物館(MUSEUMS OF THE FUTURE)

對于像倫敦自然博物館這樣的機構來說,未來將會是什么樣的呢?展示信息的方式無疑將會繼續向前邁進。也許沒有什么能比得上人們在看到真正實物展品之后瞠目結舌的震驚之情—— 伸展到遠方的藍鯨,露著牙、兇惡咆哮的電動霸王龍,美到令人窒息的蝴蝶與花朵,還有邪惡的蜘蛛。但是全息技術、3D 投影、沉浸式的展出和更多互動式的展出都在發展之中。倫敦自然博物館的許多展廳已經有了在線虛擬導覽,而這些都只會繼續擴展。

在幕后,研究的進展無意將會加速。一百年前,科學家們對分子生物學知之甚少,也不知道 DNA 是如何工作的——這些領域絕對是今日專家們的研究核心。就算 50 年前, DNA 的雙螺旋結構已經被發現,但是遺傳密碼的指令如何轉化為生命物質卻仍屬未知。接下來的 50 或 100 年必將開辟出我們今天所不能想象的全新的科學領域。也許會出現大量編碼到原子和分子中的新信息層。物理學家們稱之為“糾纏(entanglement)”的奇異現象可能會導致物質通過空間的轉移。DNA 操縱技術可能會進步到一定的水平,使侏羅紀公園那樣的再現生物成為可能。

進入第三個千年(INTO THE THIRD MILLENNIUM)

當如此眾多的物種正面臨如此嚴重的生存危機時,搜集實物標本還能繼續下去嗎?也許,這也將變成虛擬的。人們可以掃描植物和動物,并只提取它們組織的微小樣本。那時,它們既可以保持在自然界中的完整性,同時也進入了收藏之中,因為 3D 影像能顯示其內部和外部每一個微小的解剖和功能細節,它們也會作為條目進入 DNA 和其他分子數據庫中。

當第三個千年來臨之時,倫敦自然博物館和許多其他博物館一樣,正在發生著變化,旨在成為一個更加開放和更加外向型的機構,少一點高冷的學術機構的味道。它接收了最新的技術,從激光蒸發器和 X 射線掃描儀到電子顯微鏡和 DNA 測序儀。為了增強意識和鼓勵公眾互動、在線交流、志愿者驅動的調查、環保項目的最佳效果等,倫敦自然博物館正在向世界各地的人們伸出雙手。

倫敦自然博物館努力工作,以提高其作為一個世界上卓越的生命科學中心和一個創新、無與倫比的展示空間的聲譽。當我們回顧過去,吸取能夠幫助我們應對未來挑戰的教訓時,倫敦自然博物館海量的動植物收藏將會變得越來越有用。除了作為一座收藏逝去生物的博物館,倫敦自然博物館更將成為一座“生命的博物館”。


題圖為紀錄片《生命博物館》劇照,來自:豆瓣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福彩3d漏洞玩法